鞍山信息港
法律
当前位置:首页 > 法律

刘青云我希望电影不要让观众看得太痛苦

发布时间:2019-06-14 18:34:38 编辑:笔名

刘青云:我希望电影不要让观众看得太痛苦

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角色能提名,而选这个剧本。选一个自己能做得到的,很重要。

刘德华50岁后才有孩子,我还有几年。

《追凶》广州宣传  因主演的电影《追凶》即将上映,刘青云近这段时间开始了全国的巡回宣传。一向喜欢保持低调的他,继在重庆快乐地和大家分享了与老婆郭蔼明的相处之道外,昨天来到广州在接受新快报(微博)专访的时候,也大方谈起了自己对小孩的看法。结婚多年,郭蔼明经常被传有孕,但刘青云却坦言自己很没耐心,所以还是过几年再考虑升级做爸爸。

谈孩子我没有耐心,也很怕吵

新快报:刘德华刚刚升级做了爸爸,你有恭喜他吗?

刘青云:有机会我会和他说的,当然恭喜他。

新快报:你计划什么时候要个孩子呢?

刘青云:我现在还没有计划,刘德华50岁后才有,我还有几年。

新快报:说到孩子,你在很多电影里都演过父亲的角色,你的经验从那来呢?

刘青云:我觉得人都是有天性的,到我这个年纪,人的天性会更容易出来。而且虽然我没有小孩,但我有爸爸,看我爸爸怎么对我就知道了。

新快报:你喜欢小孩吗?

刘青云:我不知道。很多朋友都说不喜欢小孩子,但是当他有了小孩以后他就改变了。也许当我有了自己的小孩子,我会很开心。但如果是我平常和小孩子玩,过了一会我就(躲到一边作害怕状。彭发导演在旁边大笑说:“三分钟!”)够了够了。我没有耐心,还有我很怕吵。我弟弟有个小孩,很可爱的。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桌上有个盘嘛,他总是喜欢去转那个盘——我们两兄弟就只有我弟有小孩,所以他是九代单传,小霸王——一顿饭就是这样转着吃。我姐跟我说小孩子都是这样子,我说小孩子不应该是这样子啊!

新快报:所以你会觉得这种宠爱不好?

刘青云:也不是。我问我弟弟,你为什么不控制他一下?我弟弟很爱他的儿子,也有一个小孩子,小时候也很调皮,现在年纪大了,15岁了,很乖。

新快报:你小时侯是很调皮的吗?

刘青云:皮!我现在也很皮。我小时候父亲很严厉,会打。吃饭的时候,我是规定要坐在我爸的左手边的,因为我爸是用左手的。(彭发:“真的假的?”刘青云:“真的!”)我是特别的,我在家里吃饭是很快的。到现在我还自动坐在我爸的左手边,我习惯了。

新快报:你赞同这种严厉的教育方式?

刘青云:我爸也不是常常打我,就是给我一种压力。我是那种真的会把你气死的人,很喜欢在过年的时候说些很不吉利的话,越是过年越要说。小时候我是不受欢迎的亲戚,很厉害的。现在这样的性格还在,我老婆也老是说我。

谈角色以前是做加法,这次是做减法

新快报:刚刚台上主持人说你都演了22次警察了,这次的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

刘青云:这个和以前演过的很不一样,很生活。以前演的那些都有特殊能力,这次什么都没有。所以以前演的时候是要把东西加起来,现在相反是很多东西都不要,慢慢把他变成一个很单纯的人。

新快报:这次对手是王宝强(微博),你和他有化学反应吗?

刘青云:我以前通常碰到的都是智商很高的对手,没有碰过变态杀手,这次是次。以前通常都是刘德华、郑伊健(微博),都是帅哥(笑),宝强其实也很帅,但是导演把他的脸弄太白了。

新快报:你会觉得他这种类型很恐怖吗?

刘青云:我也没觉得恐怖。这种类型的电影我都不害怕,因为我知道是怎么拍出来的。

谈戏路

有奖我会很开心,没奖我会一直努力

新快报:好像近你接的角色基本上都挺“苦大仇深”的,除了《大魔术师》那一个。

刘青云:我也觉得奇怪,我也不理解。其实演《大魔术师》也很辛苦,因为那个角色很复杂,像一个傻瓜但又不完全是。我也常常问导演为什么老找我来演这种类型,他们说drama(戏剧)主要就是从悲剧来的。

新快报:所以你拍这种戏的时候,是像平时这样调皮,还是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很郁闷的情绪里?

刘青云:我工作的时候是不玩的,因为怕影响别人。拍戏的时候特别要保持平静,因为人愤怒的时候看东西其实是看不清楚的,只有平静的时候才能看清角色,看清楚现场有没有危险。很多演员都是这样的,当然也有相反的类型,比如一到现场就骂人的,因为他要平衡自己的心情。很多外国的明星,要出场唱歌前都要在后台骂人。所以遇到会发脾气的演员,导演一般都会体谅的,因为知道他要平衡心情,每个人方法不一样。

新快报:有没有想过要多拍点喜剧?

刘青云:我是这样子,我喜欢休息一段时间,然后再拍,一拍就拍很多。我很久之前拍了《绝世好BRA》,我去看首映的时候,我旁边的一个人一直笑,笑到坐在地上。我就在旁边想:有没有这么夸张啊?我后来回家想了很久,要是你拍一部戏能让观众笑90分钟,那是非常好的事情。因为这个原因,我就拍了很多喜剧,还尝试用很多不同的方法去演喜剧。后来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不好笑了,不想演喜剧了。我就拍了《神探》了,就这样一直走到现在。当然,我希望电影不要让观众看得太痛苦,希望他们能轻松、开心一点。

新快报:喜剧的角色没有那么容易得到奖项的提名,所以之前那么多年你都一直没得过影帝,很可惜。

刘青云:我安排自己工作的时候,没有把奖项的事情放在前面,我从来没有因为这个角色能提名,而选这个剧本。选一个自己能做得到的,很重要。做好了,什么事都会发生了,票房啊、提名啊,不然很奇怪。

新快报:但如果提名了,又拿不到奖,在那里坐一晚上,会不会很难过?

刘青云:也不会难过,我去金像奖就像参加一年一度香港电影人的一个派对。他们不给奖给我,我也会去支持。金像奖的存在,是因为我们所有香港的电影工作者一起拍电影。奖只是一个鼓励,但不是我的目标。有我会很开心,没有我会一直努力。

新快报 刘嫣/文 龚吉林/图

唐山
硬化萎缩性苔癣
个人如何开发微信小程序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