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青帝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上任

发布时间:2020-01-17 06:11:46 编辑:笔名

青帝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上任

颖川郡

抵达了城门,关羽、张飞、张辽都披上了甲,叶青见了一笑,笑:“颖川郡还是朝廷治下,我有圣旨,官服,这种又是于什么?”

“主公初到一郡,郡人粗鄙,难识威德,当披甲服之。”关羽不由分说,招呼张飞和张辽,前呼后拥,上千甲士扈卫叶青。

话说杀得西凉兵千人后,都剥了甲衣,路上又给予修复,故现在人人都披甲。

马匹的话,扣掉战死,或负伤严重的马匹,得了六百战马,结合原本马匹,基本上现在人人都是骑兵了。

果烟尘滚滚,旌旗展现,叶青一行人而来,顿时郡里人人都是一惊,就要紧闭城门,幸还有人带着理智,连忙派一个使者过去。

这使者一看,见着千人都身披皮甲,个个锐气十足,坐在马上,这使者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又见着上面一旗“刘”

叶青下了马,在关羽和张飞几人簇拥下而来,这使者连忙上前施礼:“请问将军是谁。”

叶青微微点首,吩咐:“把圣旨看看。”

关羽就取出了圣旨,又说:“让太守和郡内属吏前来迎接罢”

这使者上前施礼,行了三个拜礼,才看了,连忙又满面堆笑:“原来是新任明公,我这就去回报。”

过了半个时辰,一群人迎接上来,人有上百,大多是郡中官吏。

当前一人年岁不大,四十岁左右,头戴高冠,颔下三缕长须,看见叶青,迎上两步,远远作揖,说着:“见过刘君”

左右官员都是施礼。

叶青见着对方是太守,连忙也回礼。

关羽又将圣旨,官服,通告递了上去,这人仔细看了,才两刻钟后,叶青的车驾进入城中,又过一会,抵达了太守府。

太守就取出了印信交割。

在众目睽睽下,叶青换了官服,袍服外有佩挂青绶银印,完成后,坐到了主座,诸官吏就一起拜下:“见过刘府君”

一拜下,本来还有一半悬浮在上的黄气,顿时全数落下,浓郁之极,叶青看去,只见一条里许长的红黄气运溪流已接受了自己,顿时自己的黄色气运不断增长,隐隐有着金光。

汉朝每个郡有10到个县,颍川郡有17县,上百万人口,这时却被自己取得了,特别是现在仅仅是官,就有这样多,要是以后中央崩溃,这郡县就私有化,只怕更能激增数倍。

按捺住了心情,叶青和前任太守说了些话,就在说话之间,就见得此人的黄气迅速消散,只几分钟,就只剩了二三成左右,心里暗叹。

这太守说了几句,就告辞了出去,简雍这才上前,当着群吏说着:“眼下别的事都是小事,应先辟属属掾,郡里行事,才能有所遵循。”

叶青沉重点点头,说:“你说的是,这是最重要的事。”

话说汉朝制度,掾属皆由太守自行辟除,因此权利非常大,一般来说,郡内只有郡丞,由中央任命。

郡都尉和郡长吏也由中央任命,但是这都是边郡才有的编制,现在只有郡丞由中央任命。

当下叶青毫不迟疑,对着简雍说着:“君当为郡主薄”

主簿掌管文书,无固定职,拾遗补阙,代读书教、奉送要函、迎接宾客均为主簿所职。

简雍听了,毫不迟疑,应着:“是”

一声应下,就有红气下降,萦绕身内,叶青见了也不足为奇,对着关羽说着:“你此时当为兵曹掾。”

关羽这时拜谢:“谢主公。”

兵曹掾,主征集、训输送兵丁,在没有郡都尉的情况下,实际上就是掌握一郡军事。

叶青对着张飞说着:“你当为贼曹掾。”

这是掌握一郡治安,张飞听了也不以为意,这早就商量好了,掌握军队和治安队伍,当下应诺。

“功曹掾当是徐庶(吕尚静),此时虽不在,当不日就来。”

功曹掾掌任用迁转与记录功过,郡内一切人事。

又对张辽(江晨)说着:“你当为北部督邮曹掾”

这是监督县里的重要,张辽立刻应着。

下面还有五官掾(史)、东西南三部督邮曹掾、户曹掾、仓曹掾、决曹掾、比曹掾、时曹掾、田曹掾、水曹掾、将作曹掾、金曹掾、集曹掾、漕曹掾、法曹掾、尉曹掾、辞曹掾、医曹掾、文学曹掾、郡少府、主记室史、府门亭长、书佐、门下督盗贼……算下来加上副职,有50个官位

这些足够招募人才了,不过这时主要位置已占了,一时不能把原本旧吏全部废去,只是说着:“余各位留有原任。”

这时被免去的面带土色,而余下的人都松了口气,都一起拜下:“是,府君”

说话间,外面预备的人就进来禀告,说是洗草宴预备了,叶青看了看众人,淡淡说着:“你们且去”

众人自是知趣,一一退了出去,顿时屋里就只剩自己人了,这时众人才面露出喜色来。

这是掌握一郡了啊

简雍这时低声说着:“主公,不想有着今日,主公可辟诸吏掾属,还有不少位置呢”

叶青就笑着:“郡内诸吏掾属,我是可以全数罢免任用,但初到自不能全部废除,这些是郡内大户,必须有所安抚。”

“宪和,你的任务就是立刻把郡内大户名单列出来,什么可以动,什么不可以用,什么与我们为善,什么与我们不善,我自当有所选择。”

郡曹掾都是由太守自行辟除,受太守节制,唯郡丞单独置府,可自行辟除属吏。

叶青又说着:“各个县令县长,都是朝廷任命,一时还动不了,可先不管,二弟,郡里没有郡都尉,你这兵曹掾实际上就掌握兵权,我会立刻命原本县里私兵,出二千抵达郡内,汇集现在一千,就有三千。”

“除此,还可征集练兵,当募四千,总计七千”

“叔父对我有恩,可授户曹掾,派人立刻去把他们迁过来”

“我们都是外州人,不可尽用私人,别的位置还是要一一罢免,必须在本郡英才中选用,门下掾、史、属、佐亦当选用一些本地人才。”

这个道理简雍自是明白,思考了下,说:“主公,臣明白了,必会一一考察,分辨态度,使得主公有本郡亲近之人。”

“现在还有多少钱?”叶青就问着。

“主公,还有钱有三千万二百万,都是战利品。”

叶青就吩咐着:“文远募兵,我必加以安置,赏一百五百万钱,分派下去,战死者还有赏赐”

又想起了麋家,吩咐说着:“派人向麋家求婚,又征麋竺为郡少府。”

这些命令一道道发布,更是勾动着许多力量,潮水一样的涌了过来。

叶青暗想:“就凭着这太守之位,不需多少时间,我白德之气就可晋升到三四层,进入圆满。”

一时间,不由忘形了。

洛阳?江东别院?密室

啪――

瓷盏碎裂在地,水流了一地,人人侧目。

俞帆大怒摔了杯,还不解气:“大耳贼不去北地和袁绍争,跑南方来做什么”

愤怒中,还隐含一丝恐慌。

颖川郡就紧临着荆州,下面俞系附庸家主一个个都是面色难看。

“俞公能不能谋到荆州之职?”还是有人努力寻找破局的法子。

“荆州州牧,这是宗亲才能有,我此身姓孙,不姓刘……”俞帆面沉如水,声寒似冰:“我们每一个看这《封神三国演义》,刘备这卖草鞋顶了半辈子宗亲,没有混出来,叫人看了自是轻视……现在看来我们都被叶青耍了

“原以这世曹操最强,只身一剑削落十余道龙气,可换个角度来看,这是挟天子以令诸侯,占据正统大义,使益州刘焉、幽州刘虞、荆州刘表这些个宗亲一个个只得坐视”

“要是不给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机会呢?”

这声一出,全场震惊:“这怎可能,谁能办到?那可是曹操,是总督大人

俞帆不能说话,就见着寇先生起身,冷笑一声:“总督不过是封疆老吏,能比得上几乎开得新朝的一代雄主?”

“他这一夺舍,或夭折一颗种子,曹操还能和史上这样可怕?”

“这里可不是应州,没有朝廷支持”寇先生目光冷冷,盯着幽幽灯火说着。

众人都是沉思,俞帆立定了,却一时不言语,看着众人一叹,半晌才说着:“你说的差了,不到这地步,这里虽不是应州,但有二十一个世家,因着应州总督官位,支持着曹操,这股力量,立可起兵三万”

“主公,你说的没有差,可是这是乱世,再兵多粮足,也要能打得了仗,就算曹操比得书里原来还要强,一夜之间得半州之郡县,还要守的住,打得出

“而在这方面总督,虽阅历数十年,却不比我们强多少,甚至还有减少,要知道,专于文者,必略于武,总督习惯了治平之世,在这乱世怕不但不是助力,反而是拖累和包袱。”

寇先生自会唱黑脸,一一说着,众人听了,也知道是有理,正惊怔间,外面出了一轮明月,清辉自窗酒落进来,满楼都是融融月光。

成都市第二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公立银屑病医院门诊
中国肿瘤医院排名前十
清远治疗男科医院
肇庆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