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六十五章 又要负责?

发布时间:2020-01-17 03:22:26 编辑:笔名

绝世风华之至尊召唤师 第六十五章 又要负责?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又要负责?

“清舞,没想到你也隐藏得这么深呢。”落临天神秘兮兮地对着她挑眉,眼中流转着奇异的光芒:十六岁的六阶中品双系召唤师,再加上玄品炼器师的头衔,这位少女已经无法用天才来形容;不过他总觉得,这还只是她实力的冰山一角,为何自己竟会有这样的感觉?

“我哪有藏着掖着啊,只不过是本小姐一向比较善良,怕吓坏了大家的心脏嘛。”清舞嘻嘻笑道,暗自嘀咕:啧啧,若是姐姐我直接把那全大陆史无前例的全系召唤师身份一亮,还不得把你们吓得集体昏厥?还是一点点来比较好,吓着吓着也就习惯了不是?

“呵呵,跟你说话真是有趣。”落临天唇角高高扬起,爽朗的笑声磁性而迷人。

……为什么大家都这么说?她怎么没觉得自己很有搞笑天分?

“哼,无缘无故笑得那么邪恶做什么。”倾煌在召唤空间中瞅着落临天俊美卓然的笑,顿觉刺眼异常。

“有吗?明明是你笑得比人家邪恶多了好吧?”清舞听到了他的暗自嘀咕,弱弱地回应道。

“我邪恶?我那明明是……”倾煌又急眼了,在召唤空间里憋得脸红脖子粗。

“喝水。”募地,斜地里递过只水袋来;清舞眨眨眼,顺势接过,突然嘻嘻一笑:“谢谢小寒寒!”

第n次被少女眉眼弯弯的活泼笑容定住,冷若寒微微扭头;忽然反应过来方才清舞古怪却亲密异常的称呼,冷漠少年的耳垂悄悄地爬上了一抹红晕,只是一个称呼,已经让他的心狂跳不止。

清舞瞥到他那别扭的神情,心中窃笑:好久没有逗逗这块大冰山了,他的反应怎么还是这么萌啊。

这下子落临天的笑容可挂不住了:他怎么觉得这俩人之间的气氛很古怪?还有那种如此亲密的称呼……可是他这是怎么了?为什么竟然有点酸酸的感觉?莫非他对这个刚认识不久的少女已经不仅仅是有兴趣这么简单了?

看着两男一左一右地围着清舞,一个侃侃而谈,一个递这送那,倾煌只能在召唤空间里看得双目喷火,心中的怒气值正坐火箭一般地直线飙升:岂有此理!一个个都离清舞这么近做什么?!

不过倾煌倒是忘了,就在清舞召唤空间之中的他,其实才是离她最近的一个……

“咳咳……清舞,你单独走,我有点事情跟你说。”倾煌突然假咳一声,煞有介事道。

“嗯?有事情直接说就好了啊,反正他们又听不到。”清舞在心中回了一句。

那怎么行?那他的目的不就达不成了?

“不行,我说的事情很重要,我怕一会你的神色会被别人看出来不对劲。”倾煌义正词严,好像一会要说的事情是事关绮罗大陆存亡兴衰的历史性大事。

这么严重?姐一直都很淡定的,能让姐破功的事情可不多啊。清舞心中的好奇因子被彻底激活,眼珠一转,对着两男摆了摆手:“你们先走,我要研究一下这里的土壤成分问题。”

……

大姐,你的理由真的太严肃了有木有?

冷若寒心知是某妖孽狐狸大吃飞醋了,一把拉住满脸疑惑的落临天径直走开;倾煌见状,倒是满意得紧:小子,算你识趣。

“说吧说吧,到底什么事?”清舞刚一走到队伍的角落位置,便迫不及待地发问;若是倾煌站在她身边的话,一定会被她眼中不断闪烁的兴奋小星星闪得睁不开眼睛。

可是,他哪有什么重要的事要说啊?倾煌苦思冥想,几欲抓狂:他这不是挖了个坑自己往下跳吗?

“那个……是了,你现在的实力太过弱小,在这水泽之地完全不够看;之后若是再遇到圣级的魔鹰一族,你一定要尽力将之契约。”倾煌想来想去,似乎这个问题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了。

清舞却是皱了皱眉,语气严肃地回应:“我另有打算;若是其中另有隐情或许我还会考虑一下,但如果魔鹰一族真的是此次异变的罪魁祸首,就算是神级我也绝不会契约的,如此残忍恶毒的族群不配做我的伙伴。”

倾煌心中微动:不知怎的,如此简单的一句话竟也让他分外感触,在这个实力为尊的世界,为了获得实力而不择手段已经成为了家常便饭,就连他的族群也……可是,她却是一口回绝;他突然觉得,能够成为她认可的伙伴便是一件无比荣耀之事,可是,他真的只想做她本命相契的伙伴吗?

从一开始与她订立本命之契,到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对她愈发了解,倾煌发现,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对她产生了超越本命契约伙伴的其他感情。他不知道什么是男女情爱,他只知道,他不会对契约伙伴产生占有欲,也不会因为伙伴吸引了其他男性的目光而大发雷霆,更不会想要……想要亲吻她娇美可人的脸蛋,甚至想要品尝她那粉嫩诱人的唇瓣……

某狐妖孽般的完美面孔上,悄悄地晕染出了一层可疑的晕红;幸好他在召唤空间之中无人发觉,不然只怕清舞要吓得拿着自己的眼珠子到处清洗去了……

也许,这一切根本是冥冥之中早有注定?他好巧不巧逃到了那片小树林,又好巧不巧地被她发现,后来还……英明神武的狐尊大人突然想起了什么,脸上浮现出了招牌式的邪肆笑容,可惜无人欣赏得到:“清舞,你最应该负责的应该是我才对吧!”

什么?怎么莫名其妙地说起这个?清舞小脸一僵:“什、什么意思……”

“哼,你早就把我看光摸光了!而且还和我同床共枕呢!现在想赖账么,哼哼……”倾煌说得理直气壮。

“额……那个,你当时是小狐狸的样子啊,我又不知道……”清舞顿时手足无措,支支吾吾:她好冤啊呜呜,为什么莫名其妙地要负责这么多事情?

“不管是什么形态,本尊的身子被你看了摸了可是事实!”倾煌打定主意要把脑筋不会急转弯的某女骗到手。

呜呜,她怎么这么悲催啊……“那、那你想让我怎、怎么负责?不、不会是想看、看回来摸、摸回来吧……”清舞吓得战战兢兢,颤巍巍地嘟囔着。

倾煌眼中光芒大放:这可是个不错的提议啊!咳咳,还是先不要吓坏了这只可怜的小兔子吧。

“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倾煌这颇有水准的一句话注定了日后可怜的清舞被某妖孽吃得死死的悲剧命运。

古交市妇幼保健院
永济市人民医院
重庆白癜风治疗方法
金华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潍坊牛皮癣医院排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