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旅游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

诛天凌九重 第二百零三章 合力杀了他

发布时间:2020-01-18 09:41:12 编辑:笔名

诛天凌九重 第二百零三章 合力杀了他

本站收录的所有均由本站会员制作上传,纯属个人爱好并供广大友交流学习之用,作品版权均为原版权人所有。

本站尊重他人的知识产权,如果版权所有人认为在本站放置你的作品会损害你的利益,请指出,本站在确认后会立即删除。

本站仅提供存储空间,属于相关法规规定的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的络服务提供者,且未直接通过收费方式获取利益,

适用于接到权利人通知后进行删除即可免除的规定。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Copyright?中文AllrightsReserved版权所有执行时间:0.394447秒

ICP备案号:湘B互联出版资质证:新出证(湘)字11号络文化经营许可证:文文[2010]129号

远在二十几丈开外,大金满脸暴躁,举起天钟指向前方,剑尖刚好离吉忆南的鼻尖只有半寸距离,满脸不屑的道:“想要取代天钟的位置,凭你还是不行的。”

“不过我也没有想到你手中的就是传说中的龙虹。呵呵,不过即便龙虹同样是为大辰系列的灵器,却也是远不及天钟。”话音落下,狂风骤然四起,大金一声低喝:“看我给你斩断!”

面对天钟与大金所结合而产生的威势,吉忆南自然不敢当面硬碰,当下向后一跳,手中的龙虹发出一道嘹亮的龙吟,一道闪电从枪尖冒出,势如破竹的扑向大金。

而随着大金与吉忆南这两个双方大将的战斗帷幕拉开,整个战场顿时又被一片高昂激烈的杀声充斥。

并且,因为大金适才的疯狂爆发,两军的阵型都已彻底混乱,到现在就惟独只剩下面对面拼杀的作战方式,全无战术可言。

另一边,风云笑放下手中的棋子,苦笑道:“看来我还是输了你一步。”

任图影微微一笑:“我明知道就战术而言我远不如你,自然不会和你打战术。而像此刻你我两方这种野蛮的作战方式最是直截了当,拼的就是实力和运气,而不是头脑。”

他挑眉道:“避重就轻,不就是你们政客最常用的手段么?”

“呵呵,诚然如是。”风云笑:“或者也可以说你根本就是一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人,此前我想好的多种对策到最后竟没有一种能在你身上实施下来。”

他蓦然有了一种领悟,叹然道:“和一个心不在棋盘之内的对手去下棋,有时候输的最惨的那个往往就是将全部心思放在棋盘上的那个人。”

任图影站起身来,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说,人一旦给自己的想法设定了局限,或者说将局限设定的太小,那么当情势的发展超出这个局限之外后就必定寸步难移。”

“不错。”风云笑也站了起来:“因此我第一步就输给了你。”

任图影目光一凝:“但是这场战斗还未结束,最后谁胜谁败还是两说。”

风云笑洒然:“就如你刚才所说,最后拼的就是实力和运气。”

两人之间的气氛,就在这短短的几句对话时间内就从最开始的平静上升到沸腾紧张,在风云笑话音落下的刹那,两人几乎是同时向后跳出。

任图影单手一挥,水月间的寒气瞬时将大片空间内的雨水冻成了冰雹,在纵横剑法的推动下,这些冰雹就如万箭齐发,势如雷霆的扑向前方的风云笑。

却就在下一刻,对面一股飓风吹来,将漫天的冰雹吹散。

风云笑脚跟着地,在地面向后磨行了一段距离才停下,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出来的折扇对着任图影的方向再次一扇,倏然间便是十几道风刃撕裂空气飞向前方。

任图影身法巧妙的避开这些风刃,刚一稳住身形,突然风云笑一步跨出,朝他奔了过来。

一时间,那个谈笑有鸿儒、文质彬彬、温尔儒雅的风云笑就像是一头发狂的犀牛,在奔向任图影的途中,他空着的那只手隔空一抓,只见一杆铁戟飞到他手中,然后笔直射向任图影。

任图影修为气势全部释放,面对迎面而来的铁戟也不闪避,空着的那只手一掌拍出,一股能量从他掌心散发出去在身前半米处挡住了铁戟。

刹那间两人就处于对歭状态,中间只隔了一杆铁戟的距离,皆是不相上下。

然而风云笑的修为气息却是明显要强于任图影很多,所以只是对歭片刻被两股能量定在虚空的铁戟就慢慢的向任图影靠近。

“人屠兄好身手。”

“你更不赖。”

话音落下的瞬间,风云笑浑身骤然升腾起一股气浪,将附近正在拼杀的两方士兵吹的东倒西歪。此刻他正是释放出了全部修为,竟达到了无心境九阶,足足比任图影高了三阶!

“碰”的一声闷响传开,只见任图影伸出的那只手上用来阻挡铁戟的能量溃散,接着在风云笑无心境九阶的强力推动之下,铁戟就如一道闪电笔直的朝他胸口刺去。

在千钧一发之际,任图影下意识的将另一只手上的水月间横在胸前挡住了铁戟的致命一击,然而这一下的威力完全可以比拟怒天弓的威力,顿时他身体就向后倒飞出去。

笔直的在空中倒飞出二三十米任图影身体才有了下坠的趋势。随后只听“啪”的一声,砸在了一片空地上。

正要爬起来,风云笑的脸就出现在他眼前,那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折扇透露出一丝凛冽的气息猛然朝他脖子划去。

见此情形,任图影索性不再爬起,直接向下一倒,刚好躲过了风云笑这一击,进而双手在地面上一拍,弹起身来闪到一边。

在不轻易展露画曈和僵尸身份的前提下,面对此刻的风云笑任图影完全就是处于被动状态,毕竟修为等级的差距摆在那里。而偏偏在附近有一些六极天穹的高手在关注着战场情况,是以任图影感觉操蛋至极,对使用画曈和变成僵尸颇有顾忌。

这时候风云笑却停了下来,笑道:“人屠兄,你我亦敌亦友,倘若最后我们之间任何一个丢了性命,那么我希望以后在闲暇之时活着的那个人能够对月当歌,与丢了命的那个人好好的喝上几杯。”

“这是自然。”任图影一个深呼吸,平息此前风云笑对自己气息所造成的紊乱,遂缓缓说道:“希望风兄不要手下留情才是。你已经输了我一步,而这一步想必你也不想再输掉。”

“当然。”风云笑面色一沉,手中的折扇展开,一丝丝灵力凝聚起来。

任图影一剑指出,顿时剑气逼人,与此同时,他眼中的杀气也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平静,脑海中就只浮现出梦舞妖娆的身影。

渐渐的,他手中的水月间被一层如同虚幻般的能量包裹起来,令所有气息都消失无存。

风云笑此刻也感受到了任图影的变化,虽然此时的任图影在气势上就如普通人一般平凡,但是那股似乎隐藏在空气中的剑意却是格外的令人恐惧。

而在这个时候,整个战场,乃至战场之外的一些地方,凡是修剑之人都感觉内心悸动起来。身上所带的爱剑不禁颤抖,像是受到了一种奇妙的召唤。

有人心头骇然:“这居然是心剑的气息,难道是剑圣何其来了?!”

“绝不可能!剑圣何其消失多年,而且他那种达到心剑之境的强者岂会对这种地方感兴趣?”

“那如此说来这大陆上莫非出现了第二把心剑?”

“我想是的,当初我有幸见得何其前辈出剑,他那种感觉和现在这种完全不一样。”

“长剑所指,日月无光,万物失色……天涯何其远,心剑梦中寻……没想到大陆上除了剑圣何其之外居然又多了一把心剑。”

“放心吧,我想使用心剑的这位前辈一定不在这里,只是恰巧被我们感受到了。”

“……”

这种微妙的非修剑之人不能感受到的心剑之意很快就被任图影收敛起来,而此刻他整个人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几招之下,竟能和比他高了足足三阶的风云笑打成平手。

风云笑不是修剑之人,更不懂剑道,自然不知任图影现在这种变化乃是何故,但他也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修为的差距。

在他想来,任图影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并不是他本身修为所产生的,如此一来就一定是用了某种心法或者秘法之类的东西暂时提升了实力,所以这种状态必定会有时间限制。

心中笃定后,风云笑便选择了消耗打法,心想等任图影这种状态消失后再一鼓作气的给予他杀招!

而显然风云笑的猜想是对的,以任图影如今的水平,纵然奇葩的借助前世心境修炼出了心剑,但要想长时间的保持心剑状态却是难以做到,因此很快他就感觉这股发自心中的力量在渐渐消失。

在心剑彻底消失的前一刻,任图影牙关一咬,一步跃到半空,水月间骤然剑光大盛!

“漫天开血花!”

这正是那招从断神朱天灭的融合剑招那里领悟而来的剑法,只见漫天剑影带着一种毁灭之势扑向风云笑,完全封死了他的退路。

片刻之后。

在一片下陷的凹坑当中,风云笑狼狈的走了出来,嘴角不觉间溢出一丝鲜血,显然在此前任图影的一招“漫天开血花”之中受了伤。

但也好在任图影不是用断神朱天灭使出的这招,不然其威力也是禁技的威力……

看样子,此刻的风云笑伤的还不算轻。

“咳咳……不愧是人屠,居然凭着无心境六阶的实力就能伤到无心境九阶,我想就是六极天穹那些所谓的天才,也是不及你分毫。”

“风兄过奖了。”任图影脸色苍白,急忙运转开天功恢复灵力。

就在这时,一道白影衣袂飘飘的从天而降,带着一股淡淡的芳香落在了任图影身旁。

任图影微微偏头,道:“若曦你来做什么?”

“当然是杀他!”冷若曦玉手从香袖中滑出,风卷狂云天顿时出现在手,一指风云笑便发出一道震荡灵魂的剑吟。

冷若曦神色凛冽:“他是玄宏的首领,杀了他我们就胜了,同时你就可以成为天下君主拿到皇极天书。所以现在我们要合力以最快的速度杀了他。”

……(未完待续。)

曲阜市人民医院怎么样
单县第一人民医院怎么样
云南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癫痫病好医院
西宁医牛皮癣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