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汽车
当前位置:首页 > 汽车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146章_1

发布时间:2020-01-18 10:18:24 编辑:笔名

官场风云 正文 正文_第146章

下班时候,张宁宁来到市政府门口等着,看到陈兴从里面出来,张宁宁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老婆来接老公下班,说吧,晚上准备请我吃啥?”

“你想吃啥我就请啥。”陈兴笑道,招呼着张宁宁上车,走到另外一边,亲自给张宁宁开车门,还说着上车小心点,如今张宁宁在陈兴眼里已经不是一般的金贵了,肚子里还有个小宝宝,这让陈兴格外着紧,而市政府门口的这一幕,也引得进进出出的人一阵侧目,除了惊叹张宁宁的美丽,更好奇张宁宁又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市长亲自开车门。

“哼哼,明显就是敷衍了事,没诚意。”张宁宁不满意陈兴的回答。

“你想吃啥我就请你吃啥,这还叫没诚意呀。”陈兴苦笑着摇头,心里嘀咕了一声,难怪有人说女人麻烦动物。

“你应该说要请我吃什么,你这连想都没想,明显就是随便回答的,不是敷衍了事是什么。”张宁宁翘起了嘴。

“我又不知道你想吃什么,当然是你让你自己说了,想吃什么,我都请,这样也不行?”陈兴翻了翻白眼。

“当然不行,你得想出我要吃什么。”张宁宁也有不讲理的一面。

两人说笑了几句,陈兴关心道,“今天到村里去,累不累?”

“我又没做什么,都是下面的人在忙,哪里会累。”张宁宁笑着摇了摇头,转头看了陈兴一眼,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放心啦,我现在还没那么金贵,还能蹦能跳的。”

“别,你千万别给我乱来,走路都得给我慢慢走。”陈兴瞪眼道,看着张宁宁那像小孩子一样的调皮笑容,陈兴一下就没了脾气,他其实知道张宁宁可能还没做好当一名准妈妈的心理准备,心理上还没完全转变过来,跟平常没啥两样,压根就不像是一个刚怀孕的人。

“我要是想走快呢,陈大市长是不是要把我的双腿给绑起来了。”张宁宁朝陈兴扬了扬小下巴,一副挑衅的样子。

“好吧,我败给你了,我是不敢对你发号施令了,但你自己要当心点,现在毕竟是和以前不一样了。”陈兴无奈的笑了笑,自己这老婆的脾气也挺倔的,吃软不吃硬,迟疑了一下,陈兴有些担忧道,“宁宁,你能不到村里去就别去了,那里环境污染比较严重,对你这种怀孕的人来说不好。”

“放心啦,去两三次没事的,咱们的宝宝也没那么金贵。”张宁宁笑道,一点也不在意,她也知道环境会对胎儿产生影响,有不少畸形胎儿便是因为孕妇长期生活在污染环境里,但她也只是去几次而已,张宁宁自己倒没啥担心,反倒是陈兴担惊受怕的。

陈兴听到张宁宁这样说,也只能笑着点头,他的确是太过于紧张了,不再说这事,陈兴提及了王正到兴安市上任,“宁宁,王正调到兴安市担任常务副市长了,你知道吗。”

“是吗?他不是自己开了几家公司,轻轻松松的赚钱,过得很是逍遥惬意嘛,怎么突然跑到体制里来了。”张宁宁惊讶道,没人特意跟她说这个事,她还真的是不知情,这会乍一听陈兴说起,张宁宁的惊讶可想而知,又道,“看来这男人结婚后的变化很大呀,他这才一结婚,就发生了这么的变化。”

“我就不清楚了,不过可以肯定的事,王正调到兴安市担任常务副市长是板上钉钉的事了。”陈兴笑了笑,随意猜测着,“说不定是王正他父亲想让他在体制内谋个一官半职,重点扶持呢。”

“还真有这个可能,王家和杨家结成亲家,这杨家曾经也是顶尖的权贵家族,虽然已经没落了,但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在高层的影响力依然不可小觑,而王家是崛起的新贵,他们缺的是底蕴,两家结亲,倒是互补,说不定王家的野心也起来了。”张宁宁深以为然的点头,陈兴刚刚只是随意猜测,她却是认为有这个可能,对高层的了解,她比陈兴的了解有过之而无不及,毕竟是那样的家庭环境中成长,耳濡目染。

“王正的父亲就算是野心再大,无非也就是谋求一个常委的席位。”陈兴笑道,话刚说完,陈兴就自嘲的笑了起来,那个位置已经是位于权力的金字塔最顶端,又有几人能跻身到那个层次?他这会说得轻松,但对那个席位,这辈子是想都不敢想,即便是老丈人张国华,现在已经到了省部级的层次,又有张家这样的大家族底蕴,将来也不敢说能成为常委一级的人物,那个时候,就要看张老太爷是否还健在了,如若张老太爷已经西去,那张国中这个张家力捧的第二代能否获得一个常委席位,还真是个未知数。

“我们还是别说这个了,还轮不到咱们操心这个事。”张宁宁笑着看了陈兴一眼,“倒是王正现在成了你的邻居,以他的性格,说不定会跟你较劲,你们两个相毗邻的城市,怕是会有一番竞争。”

“那敢情好,没有竞争便没有动力,我等着他。”陈兴眯起了眼睛,信心十足,王正若是想和他较劲,那他也没啥好怕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怕对方是老子好汉儿子狗熊,没有张副总理的一丁点儿本事。

“我看好你,老公,加油。”张宁宁俏皮的朝陈兴眨了眨眼睛,而后又是摸了摸自己咕咕叫的肚子,很是委屈的看着陈兴,“光说正事,你都还没说要请我到哪吃饭。”

“你想吃什么?”陈兴一阵头大,他最头疼的就是这种事,要说请人吃饭,他还真没啥主意,特别是妻子此刻还故意挑剔来着。

“我不管,你拿主意,要是不让我满意,我就不吃了。”张宁宁瘪着嘴。

“你这不是无理取闹嘛。”陈兴好笑的摇头,“你不吃可以,但也得为肚子里刚刚在成长的宝宝着想,你现在是一个人在替两个人吃饭,知道不。”

见张宁宁干脆耍小孩子脾气的撇过头去,陈兴又是好笑又是心疼,“要不去吃西餐?”

“不要,我没胃口。”张宁宁使劲的摇头。

“那要不中餐?”陈兴也没辙了,除了西餐,他也就知道说中餐。

“除了西餐就是中餐,我发觉你好像也就知道这两样。”张宁宁回头白了陈兴一眼,看陈兴一副着急的样子,张宁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咱们还是去吃中餐吧,看把你这个大市长给为难的。”

“好好,就吃中餐。”陈兴如临大赦,让他说请吃什么又或者吃饭让他点菜,这可都是能难住他的大事,陈兴更宁愿多干几件工作也不会比这头疼。

两人来到了昨晚吃饭的那家店,店名通俗,口气也不小,就叫‘香飘四海’,不是什么大酒店,但是菜很精致,看店面的装修风格以及菜式的价格,走的也是高端路线,普通人到这里来也不舍得消费,陈兴几人昨晚吃过之后,对这家店做的菜倒是赞不绝口。

陈兴提议来这里的,张宁宁一听,也就答应了下来,而陈兴昨晚在这附近看到一个跟蒋琬长得像的人,虽然不是很确定到底是不是蒋琬,但陈兴今晚又选择来这里,心里多少也有些受昨晚的影响。

停好车,陈兴让李勇到附近自个解决肚子,平常有饭局,陈兴都会让李勇一块上桌,但今晚是夫妻两人单独吃饭,李勇再来当个电灯泡就不合适了。

两人要了个二楼的小包厢,陈兴跟张宁宁一块上楼,到二楼时,陈兴瞧见昨晚在外面见到的那个熟悉身影,愣了一下,但很快,那个身影推开一个包厢走了进去,陈兴只来得及看到一个侧脸,但这次却是比昨晚近了很多,陈兴心想那不是蒋琬是谁,天底下不可能有长得这么相像的人呀,难道对方真的这么巧来到了南州?

“怎么了?”张宁宁见陈兴有些发愣,问道。

“没事,好像看到了一个认识的人,以前溪门县的,不过可能是我眼花了。”陈兴笑道。

检查项目及费用北京京都儿童
西安碑林医院具体地址
贵阳治疗儿童癫痫病医院
韶关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白癜风治疗河南哪家医院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