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生活
当前位置:首页 > 生活

梧桐小说劳模传奇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2:47:00 编辑:笔名

章    “劳动模范陈十三在省城走失”的爆炸性新闻,使他又一次进入了公众的视野,放了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卫星。  “好端端的一个人,咋说不见就不见了呢?”陪同陈十三一道去省城的老区长“九角九”是一头雾水。  “九角九”其实叫周作久,但在十三听起来,就是“九角九”了。心里一直奇怪这老周,怎么也取了这么一个名字。你叫“十元”“百元”都可以,再不济叫“一元”也可以,为什么偏要叫“九角九”呢?如果说我十三是多了一点,那么你九角九就少了一分。难道说你老周的先人,也像我十三的先人一样,是个没文化的主?  不过这老周的名字虽然取得怪,跟十三倒也投缘。自从张二百五他们敲锣打鼓地把十三送到了区里,交给了老周之后,十三的吃喝拉撒等一应事体,就全由老周给包办了。  首先要解决的是吃的问题。上部说到,陈十三是在没有吃早饭的情况下,被人从被窝里拉出来,欢送着上路的。走了二十多里地,来到了区里,他的肚皮都快要饿得贴到后腰壁了。心里直埋怨这劳动模范当得窝囊,大鱼大肉没有吃上,先就饿上了这大半天。因此,见了老周之后,他就嚷嚷着要吃大鱼大肉。  “大鱼大肉有你吃的,不过要等到了省城之后。我目前只能给你们吃阳春面。”老周说着,带着十三、二百五一伙人,来到了区机关食堂,让给每人烧了一碗面条。  所谓“阳春面”是一种文化上的叫法,其实就是用清水煮面条,再加上一点儿调料。虽然不怎么样,但比起陈家里的番薯汤来,不晓得要强多少倍。十三也只好将就一下了。  二百五等人吃过阳春面,就回陈家里去了。十三一碗下肚,肚皮里还是空落落的。想要再来一碗,老周却不让。说是再多吃就报不了账了。  十三虽然一肚子的不情愿,但一者因为自己吃的是白食,吃人家的自然嘴短。二者因为他看到老周只是招待别人吃,他自己却没有趁机来上一碗。  吃过阳春面。老周又拉着十三去拍照片,说是往上报材料要用。来到照相馆里,驼背的照相师傅看十三一头鸡窝般的乱发,想替他整理整理。没想到那头发就像个不听话的孩子,刚把它拢到头上,一松手,他又挂了下来。  见驼背师傅弓着腰,忙了半天,也没有将那头发理顺,十三张口往手心里吐了一口唾沫,就要往头上抹去。  “使不得,使不得!”老周忙拉住十三的手,说,“还是先去剃个头吧!”  于是又拉十三来到了一家瘸腿师傅开的剃头店。剃头师傅看十三穿制服口袋插自来水笔的派头,想给他剃一个工作同志的分头。但看到他光脚拖着旧布鞋的样子,又想给他剃一个种田人的平头。这一而再的犹豫可坏了事,在他的洋剪下出现了一个既不像分头又不像平头的阴阳头。眼见者瘸腿师傅的手艺要砸在十三头上了。  十三却不介意,还说这样子凉快。这一句“凉快”点醒了懵懂中的剃头匠,于是他干脆给十三推了个像劳改犯那样的光头。  老周想阻拦,已经来不及了。只好让十三在当劳动模范的同时,暂时当一回劳改犯了。  照相时,老周和驼背师傅让十三放松点,笑一笑。但是这一笑却笑坏了,拍出来的十三虽然咧着嘴在笑,却比哭着还难看。  “三天后来取相片!”驼背师傅说。  老周一听可急了。“这劳动模范的照片可是要带到省城去的。半天也耽搁不得!”  磨破了嘴皮,在老周答应再给加点钞票之后,驼背师傅才答应给加个快。不过快也要当天晚上八点取货。  看看再磨嘴皮也没辙,老周只好留十三在区里住一宿,明朝一大早上路。  照片虽然拍得很难看,却在寻找丢失的陈十三的过程中发挥了大作用。省城里的军警倾巢出动,按图索骥,对各大街小巷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终于在西湖旁边一个卖狗皮膏药的地摊旁,把十三给找到了。老周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了地。    “你咋出去也不说一声?”见十三被警察从吉普车里拉出来,老周劈头盖脸地来了一句。  “我想溜出去看个热闹。谁知道这鬼地方这么大,走着走着就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这么一天一夜的,没把你肚皮给饿扁吧?”老周关切地问了一句。  “饿不着。我有它呢!”十三说着,用手拍了拍鼓胀的制服口袋。  老周虽然和十三接触的时间不长,只有短短的两三天,但从这两三天他对十三在吃食方面的表现来看,他知晓十三绝不是亏待自己的主。  那天从区里出发,先是坐了三个钟头的汽车,然后上了火车。陈十三被这一路的颠簸弄得昏了头,一上火车就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就扯起了一长一短的鼾声。而当列车员推着餐车兜售用蒲草包着的饭包,经过他的身边时,他就好像有心灵感应似的,突然醒了过来。看着那饭包,眼睛瞪得比牛的卵子还要大。  “给我来两包!”他狮子大开口地说。  列车员立刻给他送过去两包,并且向他伸出了手。  “做啥?”十三一头雾水,盯着列车员,问。  “付钱呀!两包饭菜一共五角四分。”  “我一个劳动模范,吃你两包饭还要收钱?”十三不解地问。  “劳动模范,你?”那年轻的女列车员,仔细地看了一眼十三,不知天高地厚地说了一句,“不会是劳改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吧?”  这一来可把十三彻底惹火了。他一把抓住列车员的衣服:“我叫你狗眼看人低……”  眼看一场冲突就要发生,整节车厢的人都围了过来,想看个热闹。  再闹下去可就不好收场了。老周连忙出来打圆场。当然,他也就成了两包饭钱的冤大头。  出了这样的事,十三居然还有心思吃饭。看他那狼吞虎咽的样子,不明就里的人还真的以为他是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可是吃完了一包后,他却停下不吃了。  “饱了吗?”老周问。  “没有。”十三用制服袖子擦了擦嘴,说。  “为什么不吃了?”  “那份是你的。”  “我肚子不饿。你一起吃了吧!”老周见他吃起饭来那馋相,撒了一个善意的谎。  十三也不客气,三下五除二,干脆利落地,一包饭转眼间又进了肚子。然后腆着肚子说:“这卖饭包的也真心黑,这么一点点饭菜,要那么多的钞票。”  老周可真算服了他。  坐了八个钟头的火车,终于到了省城。找到招待所住下,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一起床,脸都没有洗,陈十三又大呼小叫起来,说要吃大鱼大肉。  老周只好带他来到招待所内部的食堂,并且告诉他,早上一般是不会安排大鱼大肉的,但白面馒头和稀粥可尽着吃。  就着什锦菜,吃着白面馒头,喝着稀粥,十三一个劲的说城里的工作同志斯文,一顿饭只吃那么一点点。不晓得是肚皮原来就长得小,还是心疼那钞票,舍不得花。  吃完早饭,老周要去上厕所,叫十三在旁边等他一下。谁知等他拉好小便出来,十三却没了影。把招待所里里外外寻了个遍。楞是不见他的踪影。老周情知不妙,于是赶紧报了十三一个失踪的案。  “昨天我拉好小便出来,怎么就不见你了呢?”老周问。  “我看那白面馒头,有点只吃了一半,有的还只咬了一口,放在那里扔掉怪可惜的,就去装了几口袋。可不,到现在还没吃完呢!”  老周这才明白,十三那制服口袋里鼓鼓装着的,原来就是人家吃剩下来的馒头。    “这一天一夜的,你都看了哪些热闹呀?”和十三一道回到了招待所,坐在那让人矮半截的木头沙发上,老周问。  这一来,可把十三的话匣子打开了,他一五一十、一点一滴地讲起了他的见闻来。  原来,当十三口袋里装满馒头,回头找老周时,老周却去找他了。两个人就这样走岔了道。  这可苦了陈十三。他不认得字,不会讲官话,又是次到的大城市,纯是一个睁眼瞎。  不晓得怎么搞的,东寻西找,老周没有找到,却被他找到了招待所的出口。  招待所出口面对的是一条热闹的大街。那街上的人可真多,比起十三赶集时偶尔去过的青河镇街道上的人来,多了不晓得哪里去了。  不止是人多,街道两旁的店面也多。透过那玻璃做的门窗,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柜台里摆放着的五花八门的货物。  十三对穿的玩的没有半点兴趣,却对吃的有着天生的喜好。看着柜台里摆放着的胀鼓鼓的油条、黄澄澄的烤面包、油汪汪的炸肠、水灵灵的苹果、毛茸茸的水蜜桃……他的口水不停地往外流。可惜的是口袋里装的是馒头不是钞票。他饱了眼福,却始终没有那口福。  为了解馋,他只好掏出口袋里的人家吃剩的馒头,干啃了起来。  突然,一双很脏的小手拉住了他的衣角。十三仔细一看,是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蓬头垢面的,两只眼睛却出奇的大,而且一动不动地盯着十三手里的白面馒头。  “碰上要饭的了。”十三想着,便把咬过的馒头递给了小男孩。心想,“反正我也是白拿的,倒不如拿它做个顺水人情。”  小男孩接过馒头,就往嘴里塞,却被馒头噎住了,于是不停地伸脖颈,活像一只伸颈求食的黑鹅。  “慢点吃,别噎着。”十三伸手替小男孩拍了拍背,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只残缺不全的馒头递了过去。  小男孩接过馒头,对十三鞠了三个躬,这才飞跑着,隐入茫茫人海中。  看着小男孩远去的背影,十三突然有了一种满足。  就这样连走带逛,饿了啃几口白面馒头,渴了喝几口自来水。不知不觉地,那天就渐渐暗了下来。  要说这大城市就是比山村好。山村里日头一落山,不久就是一片漆黑,除了偶尔有几声狗叫,就是死一般的静。这大城市可不同了,就是到了半夜,那灯还是亮着的。这城里的人,就好像不用困觉似的,在山村该是睡过两个回笼觉的时辰了,城里却还有那么多人在走动,不晓得都在忙些啥。  一阵困意袭来,十三不由地连打了几个哈欠。他这才想起该回招待所去困觉了。  可是,招待所在哪里呢?他想找个人来问一问。可他又不晓得那招待所叫个什么名,更不晓得它在什么街,门牌是多少号。  因此,尽管他用非常拗口的官话问过好几个人,人家都表示帮不上这个忙。  到哪里去过这个夜呢?他忽然想起了老周,或许他正在为找我而心急火燎吧?真是对不住他了。  但还是得找一个地方住下来。  于是他开始留意周围的环境,看是否可以找到一个地方,可以容他立脚,还是可以倒头就睡的。  老天不负有心人,他终于找到一个所在。那是在一座桥的下面,能避风,还算干净。  当他向那桥下走去的时候,却与一个人撞在了一起。  这不是向我要过馒头的小男孩吗?  那小男孩也认出了十三。  于是两人来到了桥下。一边吃着馒头,一边扯起了闲话。原来,那小男孩是安徽一个农村的人。因为家乡遭遇水灾,家人都在洪水中丧了命。他正好在学校读书,这才躲过了一劫。但是这一来,书是读不成了。于是就到处要饭,千里迢迢来到了这个省城。  听着小男孩的叙述,两个人相偎着,不久就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十三被一阵叫卖声吵醒,发现小男孩还做着美梦。想帮助他,自己又没有这个能力。于是在小男孩的头边,放了几个不成形的馒头,这才匆匆离开。  不知不觉地,就来到了一个很大的湖边。  “看一看,瞧一瞧,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一阵吆喝声把十三吸引了过去。原来是一个表演功夫的。  那人的功夫真是了得。不仅能手断青砖,还能口吞宝剑,银枪锁喉。看得十三一阵阵心惊肉跳。  “没错,就是他。”突然,两个穿白制服的人来到了十三身边,拿起一张相片与十三对比了一番后,架起十三就走。  “你们要拉我去哪?”  “去了你就知道了。”  路旁停着一辆草绿色的小车,车顶上一闪一闪地亮着红灯。两人架着十三,径直朝那车走过去。十三扭头看了一下,他看到了两人白帽子上的红色五角星。  “我是劳动模范,你们不能抓我!”十三的腿一软,尿都快吓出来了。  “找得就是你这个劳动模范。”  十三不敢再吭声了。  “吱——嘎!”车子停了下来。其中一个打开了车门,把十三请了下来。十三抬头一看,这不就是自己住过的招待所吗?再仔细一看,老周正在那里,伸长脖颈朝这边张望……  “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吧?”十三说。  “长见识了吧?”老周问。  “那还用说。”十三“嘿嘿”一笑,说。    第二章    “省长说要见你。”当老周把这个消息告诉十三时,他惊讶得差点从床上滚下来。  省长是几品的官,十三不晓得。但他晓得省长是很大很大的官。十三看过几回老戏,那里面的大官出来,都是八抬大轿,前呼后拥的。  “省长为啥要见我?”十三对着老周,问。  “你去了不就晓得了?”老周却与他卖起了关子。  “那,会是好事,还是坏事?”十三不依不饶地追问。  “当然是……”老周把话说到一半,又停下来了。  这可把十三给急坏了,他上前一把抓住老周的袖子,使劲摇晃着说:“你说,你快说!”  “我看不会有什么好事,”老周神秘地说。见十三一脸的茫然,他又说,“你给人家捅了那么大的篓子……”  “那我就不去了。”十三没想到自己当了劳动模范,大鱼大肉没有吃成,却先惹上了官司。  “这可由不得你!”老周不冷不热地说。  “笃,笃,笃!”有人在敲门。  “人家找上门来了。”老周说着,要去开房门。十三马上龟缩到房间的一角,身体不住地发抖。  房门打开了,进来了一位自称是领导秘书的人。看到老周,于是问了一句:“你就是陈十三?” 共 14908 字 4 页 首页1234下一页尾页

前列腺增生患者的护理方式都有那些
黑龙江男科的医院
云南治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