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西游之最强土地公 第九十五章 奇怪的水域

发布时间:2020-01-16 21:40:30 编辑:笔名

西游之最强土地公 第九十五章 奇怪的水域

“既然你们不相信我,那我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告辞!”看着谭晨,渔夫说道。

渔夫说完跳上船撑杆就要离开,另一边,唐僧看到自己渡河的唯一机会就被谭晨给气走了,那还坐得住,慌忙的追过去说道:“施主,您别急,我的这位徒儿冒犯了您,我跟你陪个不是,你看能不能渡贫僧过河?”

“不渡!”渔夫看着谭晨怒道。

“悟光,你看你把人家得罪了,现在为师该如何过河?”看到渔夫不肯渡自己过河,唐僧对谭晨责备道。

“师父,你别急,他不渡你,徒儿也有办法带你过河!”看着装得有模有样的黑河龙王,谭晨说道。

“哦?悟光你有何办法?快带为师过去。”听到谭晨有办法带自己过河,唐僧很是欣喜。

“师父,以徒弟的神通,别说带您过河了,就是带您直接去到西天都没问题。”谭晨笑道。

“悟光,出家人不打诳语,你还是先把为师送过河去吧。”唐僧不相信谭晨后面的半句话,还是比较关心自己能不能过河,于是催促道。

一旁,黑水河龙王原本就是看不惯谭晨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说不渡唐僧过河也只是为了出口气。现在听说谭晨有办法渡唐僧过河,瞬间就不淡定了,要是唐僧被带过了河,自己还怎么吃唐僧肉啊。于是瞬间唤起一阵妖风,变回真身扑向了唐僧。

“好.....,不好!师父快躲开!”谭晨一转身,就看到一只大鳖扑向了唐僧,便大声喊道。

“啊!......”

“扑通!”

谭晨看到黑水河龙王扑向唐僧后,也取出长剑想唐僧冲了过去,但奈何唐僧离河岸太近,瞬间就被抓入了水中。等到谭晨和孙悟空等人来到河岸边,唐僧已经不见,河面上只留下一道道巨大的涟漪。

“这该如何是好,师父刚刚脱难不久又让妖怪抓去了,看来这西天还真的去不得,我们还是分了行李,各回各家去吧。”看到唐僧被抓走后,猪八戒对着众人说道。

“呆子,你在想些什么呢?师父被妖怪抓去了你一点都不着急?”听到猪八戒又在胡言乱语,孙悟空赏了猪八戒一个板栗。

“那该怎么办?师父现在也不知是死是活。”摸着头上冒起的小包,猪八戒大声说道。

“八戒,你会水,你循着水路下去瞧瞧那怪是何来历,把师父给救出来。”孙悟空思索了一会回道。

“沙师弟的水性比俺老猪还好,为什么要让俺老猪去?再说了你为什么不去?”看到孙悟空又使唤自己做事,猪八戒不乐意的说道。上次平顶山的事,让猪八戒有了一些警惕性,怕孙悟空又戏耍自己。

“叫你去你就去,哪来这么多话?要是俺老孙回水,早就下去救师父了。”看到猪八戒不乐意,孙悟空吼道。看到唐僧在自己的面前被妖怪给抓走,孙悟空有些焦急。

“大师兄、二师兄,你们别吵了,让俺老沙下去看看吧!”看着吵得不可开交的猪八戒和孙悟空,沙僧走上前说道。

“哼!”

劝开了猪八戒和孙悟空,沙僧脱了衣服和裤子,拿起自己的法宝,一个青蛙跳水,唰的一声就钻入了黑水河中。看到沙僧潜入黑水河后,谭晨也想下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黑水这么黑,便对孙悟空和猪八戒说道:“猴子,二师兄,你们在这看着行李,我下去助沙师兄一臂之力。”

“晨师弟你也熟水性?”闻言,孙悟空道。

“不熟,不过我有这个!”谭晨拿出了一颗小巧玲珑的珍珠笑道。

“避水珠!”孙悟空和猪八戒惊呼道。

这避水珠是谭晨用农场的灵药,从秋景湖的龙王那骗来的,这避水珠虽说不是什么很稀罕的宝物,但也不是平常人可以拥有的。谭晨手上的这颗,是秋景湖龙王祖上好不容易获得的,然后一代代传下来的,没想到就这么被谭晨用几株草药骗到手了。

“没错,猴子看好行李!我下去了!”

谭晨把避水珠放入口中含着后,就一头扎入了黑水河中,不需要在用法力维持呼吸,在水下想待多久就待多久,这感觉真是太爽了。谭晨来到水下,瞬间感觉自己来到了深渊一般,周围漆黑一片,一点光亮都没有。谭晨抬头看了看湖面,这水质很是奇怪,好像能隔绝阳光一般。

从农场空间拿出一个夜明珠,谭晨终于可以看到周围的环境,但可视距离也只有十丈,其他看不到的地方还得需要散开神识查探。看着漆黑寂静,谭晨选了个方向便游了过去。

却说沙僧不愧是在流沙河当过几百年妖怪的存在,来到河中后如鱼得水,很快就找到了黑水河龙王的洞府。正好听到了黑水河龙王的谈话“宴请舅父共享唐僧肉”,闻言,沙僧一怒之下,把黑水河龙王的府门给拍碎了。

黑水河龙王鼍洁一看自己的府们被人给拍碎了,怒气冲冲的带着一群虾兵蟹将冲了出来,看到沙僧后问道:“哪里来的和尚,为何毁我府门?”

“你这妖怪,认不得你爷爷了吗?快把我师父交出来。”沙僧道。

“哦,原来是你。你师父就在我府中,有本事就过来吧。”鼍洁看了看沙僧道。

“哼!”

看到鼍洁丝毫不把自己放在眼里,沙僧祭出法杖,就劈了过去。鼍洁看到沙僧朝自己扑来,拿出自己的法宝也迎了上去。相比于沙僧的精致的宝杖鼍洁的法宝就显得粗糙了许多,是一条钢鞭子,整体给人的感觉就是一副鱼骨头。

“碰!”

鼍洁和沙僧都擅长水系法术,你来我往的打了六十多个来回,谁也奈何不了谁,黑水河被两人搅起一道道暗流,河面上波涛汹涌,整条黑水河就像发怒了一般。

就在这时,沙僧一个不注意,被鼍洁一鞭子抽到了,被抽飞了好远,一群虾兵蟹将就向沙僧扑了过去。在熟悉的环境下战斗,主场必定有一些优势,沙僧见此,不敢过多的纠缠,夺路而走。

这边沙僧和鼍洁打得很嗨,另一边谭晨却陷入了麻烦之中。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谭晨莫名其妙的就游进了一片奇怪的水域,这水又重又粘稠,每前进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以谭晨金仙的身体强度,也渐渐的被压的喘不过气来了。

在谭晨想要后退的时候,已经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得来的方向了,四周都是这黑色的、沉重的、粘稠的水,随便乱走可能会越陷越深。而且谭晨还发现了两个很严重问题,自己的神念竟然穿不透这水,随着时间的延长,这水给自己的压迫也越来越大,自己就像一坨面团,被人慢慢的挤压着,很难受。

难道自己就这么被困在这里了吗?看着周围漆黑的环境,谭晨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叫你好奇心这么重。果真应了那句老话,不作死就不会死……

盐城市第一人民医院
苏州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怎么样
癫痫哪里治疗
酒泉治疗癫痫病方法
新疆白癜风医院排行榜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