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地府代理人 18、危急关头

发布时间:2020-02-15 21:47:19 编辑:笔名

地府代理人 18、危急关头

此时此刻,我寄予厚望的小红连舌头都吐出来了,显然已是危在旦夕。而我也是被打倒之后又被踩上了一只脚,此刻的整个场面,拥有战斗力的除了损失了一些羽毛的玉帝大人,也只有我家笛子。

玉帝大人正站在离我们稍远的地方,也不知道是吓傻了还是打算看好戏,一点动静反应都没有。毕竟不是同一阵营的,而且我和小红在他心中地位大概也远不如孟婆家的狗狗重要,所以我也不敢指望他会过来救人。此刻也只有最后一搏,将笛子丢出,唯有期待它有亮眼的表现,制造出奇迹来。

幸好我家笛子君也不是吃素的,一离开我的手,就竖直着飞起,泛起银光,发出一声声高昂清亮的叫声,直接朝大汉额头的黄金圣手发动攻击。

那大汉虽然对我不屑一顾,但对我家笛子君却好象还是蛮忌惮的,笛声一起,便全神戒备,采取了防御姿态,黄金圣手一松,把快要死掉的孟小红给放到了地上,全力来对付笛子。

笛子也知道对面这大汉并不简单,所以一上来就技能全开,通体越来越亮,笛声越来越急促,顷刻间已经朝那黄金圣手发动了数次攻击,但那黄金圣手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笛子虽然上下翻飞,攻势如虹,但根本没机会揍到那只可恶的灵活躲闪的黄金手。

甚至,大汉连动都没有动过,依旧保持着一只脚踩着我的脸颊的站姿。

真是一个嚣张的家伙啊而且难得还嚣张得那么有资本!我也没有闲着,趁笛子吸引了他的注意力,趁机用力拿手去捶打那大汉的脚踝,结果在一通狂捶之后,连手腕子都敲折了,那大汉却好象是一点感觉都没有似的,稳稳踩着我,令我不得动弹。

唉呀,把手腕复原后,我郁闷地叹气,碰到这种对手,我是不是干脆投降比较好啊?他来这里也不过是拆掉地府代理人的招牌而已啊,说起来我也真没那么介意那个不咋好看的破招牌啊,也没有一点誓死捍卫那个招牌的决心啊。

这念头一起,我就有点想放弃了,对我来说,只要能平平安安待在人间做任务装满二十一只骨灰盒回地府交差,人界话事人和天界地府的纷争,这根本就是关我屁事。

不过我虽然认怂想投降,那大汉却并没有大发善心的打算。他的口中开始念念有词,额头上的黄金圣手也配合着口中的咒语开始迅速快捷地结出各种手印,而每一个手印结完,这大汉身上的金光便亮上一分,待他结完了五个手印,这大汉已经闪得跟庙里的金佛似的,要不是五官底子太差,简直就跟佛爷一般无二。

看他忽然拉风这样,就连我这种二把刀也知道,这妥妥的是要放大招的节奏啊。而这种级别的家伙放出的大招,到底会有多大?我还真不敢想象!

这时候还在努力战斗的笛子君已被他身上飞出的那一大堆金箔缠住,根本没办法摆脱金箔的阻挠去阻止那只黄金圣手结印。

其实笛子对这些金箔并不是没有没有对付的办法,金箔在被笛子的光芒照得到的范围里,会渐渐无力变枯叶,毫无战斗力地掉落。但杯具的是这大汉简直就是个活金矿,身上的金箔简直就是无穷无尽,怎么撒都撒不完的样子。于是笛子君简直就是身陷史上最贵重围,奶奶的,平时想钱想疯了,却怎么盼都盼不到天上掉馅饼,而现在,天上下起了黄金雨,我却连想哭的心都有了。

这么紧急的关头,指望不到笛子了,我只好再去指望玉帝。因为被踩着脸的缘故,我的视线实在有限,努力斜着眼睛看半天,这才看到这厮总算没有继续发呆,但也比发呆好不到哪里去,这家伙正倒背着双手,看好戏一般充满兴趣地看着那大汉的黄金圣手结印。

看他这么悠闲的样子,我只好认为这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把这黄金圣手结出的手印当回事情,往好处想,那就是很快就能结束战斗了。

想到这里,我倒是松了一口气,安心了一点,但很快,那大汉结出了第九个手印。整个人忽然象鼓足了气的气球一样瞬间胀大了三四倍,浑身也散发出耀眼的金光。

那夺目的光芒令我我下意识地闭上双眼,大汉哈哈大笑,我耳边一阵轰鸣,脸上的压力骤然一轻,然后整个人就不由自主地狂抖起来。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大汉不踩着我,又要搞什么?我努力把眼睛睁开一条缝,看到变成巨人的大汉金光闪闪牛逼哄哄地正一步步朝玉帝走去,也许是他变大后体重也随之增加的缘故,他每跨出一步,脚下的地面就一阵颤动,咚咚咚的,搞得我的心脏都随着他的步子猛跳起来。

这大汉一边走,一边双手凌空挥舞,一片片金箔就朝着玉帝飞去。

变身之后的大汉手中洒出的金箔也有了变化,每张金箔都长出了一对翅膀,而且金箔四边边缘都长出了暗红色的锋利细密的锯齿,这些金箔除了造型拉风,还能在飞行中发出令人胆寒的尖厉呼啸,这么一大片往前飞,给我的感觉,就是幸好这些金箔的目标不是我,否则,光是听着这此起彼伏的尖利呼啸,看着这金光闪闪的一大片,我就会吓得抱头鼠窜。

绿眼睛的玉帝不愧是天界总boss,看着这些气势汹汹的金箔朝他飞来,他却不慌不忙,脸上连一根眉毛都没有抖动过,只是在那些金箔即将戳进他身体的一瞬间伸出两只手,平平举起,如同掸灰尘般,随意掸了几下。

那些金箔便尖叫着,四散落地,玉帝摇了摇头,仿佛是遗憾这一波攻击太弱了,太不够看了。

可惜玉帝可以傲娇的时间,也只有这一瞬,那金箔虽被他利落掸散,金光大汉却已经冲到了他的身前,黄金圣手一记猛拳轰到了玉帝的面门,玉帝挥手招架,两拳相遇,只听“轰”的一声过后,那大汉岿然不动,而堂堂玉帝大人竟是一个踉跄

,差些坐了个屁股墩。

这一下硬碰硬的场面如此一面倒,我也有些傻眼,大汉却狂笑起来:“堂堂玉帝在我的黄金圣手面前也不过如此,看来我今天就可以将你和血魔一起解决,用你们的血来加强我的黄金圣手了!”

玉帝站稳了身子,倒也没什么羞臊之意,听大汉如此说,就笑了起来:“历经万劫,终成大道的天界玉帝,你以为是凭你这只铜臭味十足的臭手,就可以被打败的?”

“不是么?”巨人般的大汉低头看着渺小的玉帝,眼中的金光有如实质,仿佛两把金色利刃,插向玉帝的身体。

玉帝脸色波澜不惊,伸出两指,抵挡住那两道利刃,忽然回头对我说:“小白,别站在那里发呆,过来。”

我很怕过去,那巨人大汉的气场太恐怖,就算明知道自己打不死,我也不想靠近他。

但玉帝却对那大汉介绍说:“你好象还不认识这位美女,她叫白翎,是新上任的地府代理人。你不是要砸地府代理人招牌么?先过了她这一关。等你打败了她,再来挑战我,这样可好?”

大汉冷哼:“手下败将,何必再战?”

玉帝却摇头,认真地说:“连堂堂血魔都心甘情愿作她的伙计,她又怎么会像你以为的那样弱呢?再打一场吧,见识一下地府的实力。”

我一阵无语,男人果然靠不住,就算是天界的boss,那也还是靠不住!这种关键时刻,居然打算抓我出来帮他挡枪?我可是刚从人家脚底下爬起来的废柴啊,玉帝大人你还要不要点节操啊?

看来大汉此刻是和我一样心思,只觉得玉帝是在满嘴跑火车给自己争取喘息时间,所以只是摇头,说道:“不,我先弄死你,再弄死她,这顺序,我喜欢!”

说完,他口中大喝一声,吐出一口金色的火焰,喷向玉帝。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