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菊韵】十二部韵词一组(古韵)“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7:13:49 编辑:笔名
窗外北风呼啸,大雪纷飞,这个冬夜寒冷的让人觉得可怕。一家偏僻的诊所还亮着灯,隔着玻璃门可以看清里面。一个烤火的碳盆,盆里的火很旺,有一个戴着眼镜,胸前挂着听诊器,穿着白大褂医生正在烤火取暖,他就是此私家诊所的医生廖贾衣。
廖医生就是靠着这家诊所发家致富的。诊所虽然偏僻点,但他医术较高,许多病人在大医院看了都没有看好,可到他这个小诊所去总能让他医好。正因为这样找他看病的人也越来越多,只是收费的时候,廖医生说多少就是多少,少了就不给看。有时候明知道这医药费太高了,大家也不啃声,因为你得让他把病看好。看好了病,多发点钱,大家都认为值。
“咚咚咚”,有人敲门,十分急促。廖贾衣把门一开,两个“雪人”连同雪花一起被卷进了诊所。廖贾衣连忙拉紧门,回头一看,进来两个人一男一女,都穿着一件很厚的羽绒服,脚上穿的是高档毛皮靴。女人的头上流着很多的血,此刻还再不断地流。
“快,医生帮他止血,刚才从楼梯上摔下来,不小心撞在护栏的铁尖上。”男的说道。
“你先别急,把他扶到里间的病床上,我这就帮他止血。”廖医生一边说着,一边准备器材与药物。
男的把女的扶到里间的小屋。廖医生已经准备了器材与药物,他一看女人弄伤的头部:“好危险,如果在深一点,就会危及生命。”女人头部的弄伤的口子大约四个公分长,残留的铁片还在里面。
“你要忍着点,我帮你把铁片取出来。”廖医生说。
女人轻轻地“嗯”了一声。铁片取出的时候,女人大叫起来,片刻便晕了过去。
清洗伤口,缝针,廖贾衣不停地忙乎着,同来的男人则帮着廖贾衣打下手。待一切处理好之后,廖贾衣为女人挂点滴消炎。
男人说:“我们要回家,能不能拿点消炎药,不打点滴。”
其实原本是可以,打上一剂破伤风的针,女人醒了就可以走。可是廖贾衣哪能放过赚钱的好机会。“穿如此高档的衣鞋,一定是有钱的主。”廖贾衣这样想着。所以他马上说:“那怎么行,你看流了那么多的血,人都昏迷不醒。你现在带她走,那不是等着看她走向死亡。”
男人没有说什么,就在旁边静静地等候。廖贾衣与男人一起围着火炉取暖。
“先生,你们是干大买卖的吧。”
“嗯”男人冷冷地回答、
“夫人要是送来晚点,那可就麻烦啊。好在我这有祖传的药方,才让夫人脱离危险,现在应该没有什么事。”廖贾衣说了很多,大多都是说病人危险,自己医术高明,目的只有一个就希望待会让男人多出点“血”——医药费。
可是男人一直没有吭声,只是一只又一只地吸着高档的烟,而且从没有要递给廖贾衣抽的意思。
约莫过了一个小时,点滴打完了,女人也清醒了。
“大夫大概要多少钱。”
“我帮你算算”廖贾衣把算盘移了过来,正要拨珠子。
这边的男人说:“不用算了,你说多少数。”
“怎么能随便说了算,我不能多收你的钱,你说是吧。”其实廖贾衣的心理就在盘算该如何多宰一下这个看似有钱的主。
“好,那快点。”男人似乎感觉到一点什么。
棉签5元、酒精10元、止血药48元、绷带24元、缝伤口线8元,点滴一瓶85元、破伤风针剂62元、一副点滴针管18元,合计25 元。
男人“哼”了一下,或许是考虑到女人已经有伤在身,他什么也没有说,把钱掏了出给了廖贾衣二百六十元整。
“来,找钱给你。”
“不用找了全给你”男人大声说。
廖贾衣接过钱心里乐滋滋的。这边男人扶起女人就要跨出诊所。廖贾衣突然想到了什么,“嗨,等等。我忘了还有手术费100元没有算。”廖贾衣忙把男人和女人又拉进诊所。
男人听了脸上阴了下来,当然这一切廖贾衣是没有发现,他还在乐乎着又可以多收病人家属一百元。
“我身上没有这么多钱,你帮我把她扶到椅子上,我去车里拿。”说完就出诊所了。
不一会儿功夫男人就进来了。男人从口袋里掏东西,廖贾衣以为是钱,正伸手接。可是男人掏出是一把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的脑门。
廖贾衣从没有想过有人敢拿枪对着自己,他每日只想治好病,然后好利用这个来很敲病人家属的钱。他吓得直打哆嗦,“好汉,别……别杀我。”
“不许大声说话,快去找根绳子来。”男人把诊所的卷门拉了下来,诊所里面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可以看见。然后,用枪顶着廖贾衣的背去找绳子。男人用绳子将廖贾衣的手脚绑的结结实实,又用诊所的棉纱将他的嘴堵上,这样廖贾衣动也动不得,叫也叫不出。
男人用一个袋子将店里消炎的药都弄上,他看到一个上了锁的柜子,用枪使劲撞,锁打开了,里面全是现金。
这边的廖贾衣拼命地摇头,因为这是他三天来看病的收入。他的脚拼命地跺着地面。
“你在跺,看不打伤你的腿。”男人用枪指着廖贾衣的脚。生命大于钱啊,廖贾衣哪敢再动,男人将所有的现金装进袋子。然后,男人绕着廖贾衣转了一圈,把身上的项链、戒子全都卸下来,最后还在他身上摸索了一遍,就连刚才男人给的医药费全部被男人取走。
“我原本是不想打劫你,因为你救了我女人,可是你太贪得无厌,居然一而再,再而三地向我提高医药费。”说完,男人就扶着女人出诊所,他们开着车走了。男人与女人离开的时候,把卷门重新拉上了,这给廖贾衣留了希望。
诊所里火炉的活渐渐熄灭了,廖贾衣哆嗦着蜷成一团,等待着有人路过,如果有人能朝诊所望望,或许他还能被获救,不至于被冻死在自家的诊所。可这寒冷的夜,偏僻的诊所有又谁会经过了。诊所的寒气越来越重,支持不住的廖贾衣渐渐昏了过去。

共 21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医生治病救人收取必要的费用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本小说中的廖贾衣却在利益的驱使下渐渐沦丧了医德。好人面对巧立名目的收费也只能忍气吞声,因为毕竟人家医术高超;但当贪得无厌的人遇到盗贼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打劫,甚至生命受到威胁。这个小说很有现实意义,也很有讽刺意义。无德医生恶于盗贼,盗贼最后为他拉上了卷门,让廖医生看到希望。为那些无德之医敲响了警钟,也提醒有关部门要拿出治理诊所的方案,使诊所真正做到为民。赞!【小芹】
1 楼 文友: 2014-09-14 14: 9:08 构思巧妙。问好作者! 一个游离在枯燥与浪漫之间的行者
2 楼 文友: 2014-09-17 15: :5 荒唐 无语! 情动便近断肠崖 无情真乃大丈夫他达拉非希爱力一盒多少钱
哪种儿童止咳药不含防腐剂
脑梗塞最佳治疗时间
浑身筋骨疼痛可以擦什么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