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山信息港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绿野电话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2 21:40:59 编辑:笔名

8月15日,华灯初上,城市的夜景分外美丽,人们沉在中秋的喜悦中,把酒言欢,共庆团圆。江天歇下一天的活,拖着疲惫的身子,擦擦满脸的汗,匆匆走出工地的门。他今年三十一岁,去年来到这个城市打工,没有文凭,缺少文化,靠着一身的力气,开始了扛大包的生活。  江天轻车熟路,来到路旁的小商店。这里有部公用电话机,他要打电话回家给远在家乡的一家老小。他的家在四川的乡下,那里交通闭塞,人们的生活水平还维持在温饱之中。不得已,江天才出来打工。出来后,他就开始想家,想年迈的父母,想漂亮的妻子,还有憨憨的儿子。写信是解不了馋的,他就花了三百多元钱装了全村惟一的一台电话机。三百元,可是他一个月的工资,当时掏钱在电信工人时,他的心就狠狠的抽了几下。  一阵嘀声过后,“喂”,那边传来了母亲苍老的声音。  “妈,是我,天儿。”“你在那边还好吗?”从小,江天就是妈妈手中宝,她总怕儿子吃苦。  “好,很好。老板也是咱那里的人,对我可照顾了。前些天,去上班的路上,不小心扭了一下脚,本来休息一下就没事。老板不,知道这件事后,硬是让我休息两天,还带工资。这还不算,到了晚上,他下班后,亲自送来一瓶红花油,让我脱掉袜子。我多不好意思,你想吧,脚臭哄哄,哪能让人家老板闻。我说自己抹吧!老板根本不听我的话,不管三七二十一,抓住我的脚,抹上红花油,还给我按摩了好久。我的脚伤得本来就轻,被他这么一弄,又活蹦乱跳了。”讲到这,江天幸福地望着天空,家乡的天空也应该是同样的色彩吧!  记得小时,妈妈疼自己。夕阳刚落山,“天儿,天儿,回家吃饭了。”妈妈的声音就开始响起。江天兴冲冲地停下游戏的步伐,回到家,就冲到桌子前。吃完饭,妈妈笑着打盆水,给他洗手、洗脸、洗脚,手上下捋动,把江天的皮肤洗得白白的,干净极了,然后给他套上爽爽的布鞋。之后,满天总爱搬张椅子,到院子里乘凉,看天,看月,看树,看婆娑的竹影,妈妈拿着扇子为他赶蚊子,一上一下很有节奏地上下摇动,那感觉真美,至今还留在江天的记忆里。  “你老板真好,有了他在那,妈妈就放心了。这样吧,你等下,让你爸和你说说。”  “好。”乘着等待的片刻,江天望着黑暗中的工地。所有的机器都停止了轰鸣,此时一片寂静。他想起,就在昨天,他从卡车上,一百斤的水泥,一包包扛着往工地上搬。下车时真崴了脚,疼痛钻心,忍不住走在一旁休息下。老板看见了,对他就是一顿臭骂:“死王八羔子,耽误了我的水泥下车,要是下雨,拆了你的身子骨都赔不起。”江天,忙不迭地陪不是,工头再帮忙说点情,老板这才算了。到了晚上,江天买来一块膏药贴了了事,同事劝他去医院拍个片子,他哪舍得那钱,去趟医院,少说七八百,一个月的汗白流还是小事,家里人靠什么来开锅才是大事。今天,江天本打算休息,老板不答应,说脚疼扛不了水泥,裁钢筋没问题。这不,江天只好咬牙坚持。  “天儿,记得要吃饱啊,钱少寄点不要紧,家里有菜有粮,没钱也没事,你可别舍不得花。”电话那头,传来了父亲熟悉的声音。  “嗯,知道了。我吃得可好了,我们这里包吃包住,天天大鱼大肉。今天中午,老板请我们到餐馆撮了一顿,有粉蒸鱼头、红烧猪蹄、水煮乌龟、腊肠灌肉……好多我都叫不来名字,反正红的绿的,山上的海里的,见过的没见过的都有,简直太好吃了。”  “你可真有福气,哪天也带我那宝贝孙子去尝尝。”听得出,老爷子的话语中透出羡慕成份十足。  “一定的,过年回家就带他去。”江天信誓旦旦地保证,他想起和儿子在一起的快乐时光。  儿子还小时,喜欢“骑大马“。每当此时,江天就趴在地上,弯下腰,屁股高高翘起,儿子骑在上面,一只手扯江天的头发,一只手向后扬着作挥鞭状,嘴里不断地喊着“驾,驾,快点,再快点。”江天这匹马“呵呵呵”地直笑,满院子乱跑,妻子就站在一旁看着,小小的酒窝里盛满了笑容。  江天打工后,妻子曾在电话里说,儿子的笑声少了许多,有时嘟着一张小嘴,连饭都不肯吃,非要爸爸回来。妻子说时有些心痛,江天听了更心酸。那次打完电话后,江天回到工地的宿舍里,连馒头都吃不下。每天,为了省钱,江天总是到工地外的小吃店里买几个馒头。这世道,啥都贵,就这便宜,一块钱两个,还准能填饱肚子。每天早中晚,江天就着几包榨菜,用开水泡馒头吃。偶尔,工友见到他这样节俭,心理过意不去,吃饭时叫他一起去。江天连忙摆手,说自己就好这口。其实他怕回请,餐馆吃顿饭要三十四元钱,父亲帮人做工才十五元一天。工友没办法,只好带点菜给他,说是剩菜。江天才笑笑地接受,用馒头蘸一蘸,边吃边咂巴着嘴,吱吱唔唔地吐着不清晰的字音:“好吃,好吃。”蘸了一半,馒头吃完,江天又原样包好,留给下一餐。  “你一个人睡还习惯吗?”不知何时,话筒那边换成了妻子的声音,温柔而动人。  “习惯。”  “你睡得死,蚊子咬死你都不知道!”妻子在那边嗔怪。  “你就少见多怪了,我住在空调房里,可是舒服得很,哪来的蚊子。”说这话时,江天明显底气不足。他住的工地宿舍,说得好听点是宿舍,其实是个临时搭建的窝棚,几根木头架子,几张塑料膜,好搭好拆,由这个工地搬到那个工地,十分方便。只是里面没有窗户,大白天进去,眼睛要适应好大一会儿,才看得清楚。夏天热得要死,冬天冷得要命,还担心被贼惦记。这里没有保安,盗贼深夜来去自由。门轻轻一推就开。有一次,江天睡得太死,第二天醒来,窝棚里被翻得乱七八糟,衣服丢在门口,裤子撕得稀巴烂,大概是小偷嫌江天太穷,气极所致。江天心也痛啊,那条裤子,少说还可以穿两三年,就这样撕了多可惜啊!  “儿子还乖不,不听话就好好打他两下。”江天对妻子吩咐道。  “他很听话,放学回家还帮家里打猪草呢。期中考试,语文94,数学100,全班。”妻子说起儿子来,语气中兴奋感十足。  儿子一直是骄傲的,小小年龄就非常懂事。三岁时,爷爷干了一天的农活,儿子就颠着小小的脚,举起嫩嫩的手,为爷爷捶背,惹得爷爷高兴极了,早忘了一天的疲劳,抱着他的小孙子是亲了又亲。现在儿子读了三年级,很是争气,学习从不用人监督,自己回家认真完成,做完了还帮家里干点活。家中的破房子贴贴了奖状,很是为老江家争气。  “儿子呢?让他听听电话。”江天很想听听儿子的声音。  “爸爸……”儿子稚嫩的声音从千里外传来。  “你要听妈妈话,知道吗?”“知道。”儿子很肯定地回答。  “上课不懂的问题,别不懂装懂,多问问老师。课前注意预习,课后及时复习,这样成绩才会更加进步。”“好的。”  “到学校里,别跟同学打架。他们骂你,你就躲到远远的。别跟他们较劲,学习好这才真本事。”“嗯。”  ……  教育起儿子来,江天总有不套,总有说不完的话。  挂上电话,江天感觉一身轻松了许多。晚饭虽然没吃,但他感觉不到饿意,正如有了家庭的温暖,打工的艰辛又算得了什么……   共 270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专治男科医院哪好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研究院好
癫痫病女性患者如何避孕
友情链接